华众娱乐注册官网

着魏昭,道:“儿媳,我如果把你交出去,曜儿

低声说;“燕军三日后发兵。”
  魏昭一下清醒了,徐曜要攻打京城,燕军和西南军决战的时刻终于到了。
  她沉默了,自己跟徐曜是夫妻,一起生活大半年,人非草木,不可能没有一点感情,她没有告诉徐曜,自己已经慢慢忆起曾经在西南信王府的一些事。
  最不愿意看到徐曜跟萧重决一死战,男人之间的争夺她阻止不了,无论谁赢了都是一场悲剧。
  “你担心他?”
  黑暗中徐曜问,声线低沉。
  魏昭没说话。
  “你也担心我?”
  他们身体贴着,夜里有点凉,魏昭往他怀里缩了缩,“嗯。”
 
 
第161章 
  徐曜派一支队伍从东绕道进攻, 萧重调兵遣将截杀, 燕军出其不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夏平关, 萧重得到消息,诏令天下, 各路人马火速赶到夏平关,增援朝廷的军队。
  荆州牧冯匡率领十万兵马, 兖州刺史张冒率领五万兵马,豫州牧孙迁率领三万兵马, 青州刺史马平率领十万兵马,北海太守沈长公率领二万兵马,奉旨赶奔夏平关。
  夏平关守军跟燕军在夏平关展开激战, 等萧重率朝廷大军赶到, 燕军已经拿下夏平关。
  京城少部分军队留守,萧重率大军亲征, 西南军在夏平关外摆开阵势,各路兵马已经先后赶到夏平关, 对夏平关形成半合围之势。
  夏平关外, 朝廷大军营地延绵数十里,中军皇帐里,皇帝萧重坐镇, 亲自指挥, 荆州牧冯匡、兖州刺史张冒、豫州牧孙迁、青州刺史马平、北海太守沈长公都在皇帝帐下听令。
  萧重第一道命令, “荆州牧冯匡率领所部十万兵马攻打萱阳城, 燕军主力在夏平关,萱阳城内空虚,萱阳城是徐曜的老家,如果攻萱阳城,徐曜分兵救援,牵制徐曜,攻克萱阳城,断了徐曜的后路,动摇燕军的军心。”
  徐曜的母亲妻子兄弟姊妹都在萱阳城里,徐曜不可能置之不理,如果燕军撤兵回救萱阳城,朝廷大军随后掩杀,燕军乱了阵脚,几路兵马从三面合围燕军,朝廷大军就有取胜的把握。
  冯匡撩袍跪倒,“微臣领旨。”
  萧重又道;“先礼后兵,军队围城,派人跟侯府谈判,只要侯府交出燕侯夫人,我们就撤兵,燕侯夫人在我们手里,我倒要看看徐曜作何反应?如何选择?”
  重兵围城,徐侯府或许为了自保,交出魏昭,魏昭在自己身边,掣肘徐曜,徐曜将处于被动,徐曜如果不降,那么至魏昭生死于不顾,魏昭对徐曜再次绝望,彻底死心了。
  萧重望着夏平关方向,眼底一抹戾色,“如果徐家不交出燕侯夫人,下命攻城,城池攻破后徐家人都可以杀,燕侯夫人若少一根头发,拿你是问。”
  冯匡既明白皇帝的意思,“皇上请放心,臣拿性命担保燕侯夫人的人身安全。”
  萧重随即命西南军抽调二万兵马,由邓光济率领随荆州牧冯匡攻打萱阳,做了全盘军事部署。
  萧重私下里对邓光济说;“你的任务是攻克萱阳后,保护燕侯夫人,亲自送来。”
  邓光济乃萧重在西南的亲信部将,萧重不放心冯匡,为确保魏昭万无一失,特地命邓光济同冯匡一同攻打萱阳,皇帝再三嘱咐,邓光济明白燕侯夫人的重要,道:“末将遵旨。”
  时已入六月,天气暖和,趁着这几日天晴没雨,书香和杏雨把箱子里冬季的皮衣拿到院子里晾晒,书香把衣裳搭在竹竿上,回房想把锦衾抱出去晒,魏昭问:“皇帝赏赐的十个美人住在东西跨院,没生什么是非吧?”
  “这十个美人都是宫里出来的,皇宫宫规严苛,这十个人谨小慎微,没发生口角之事。”
  “侯爷一个没碰,她们十个人处境地位相同,没人上去,自然没什么好争的,我想她们住在侯府不是个事,侯爷不喜欢,府里白养着,不如把她们送到宋庭哥的皮衣商铺里,宋庭哥新进江南绸缎料子,金氏裁缝铺接了活,做好的成衣让她们打个样子,招揽吸引顾客,分客栈几个人,省得侯府养着闲人。”
  书香笑说:“皇帝赏赐给侯爷的美人,侯爷不要,夫人利用上了,白捡了个便宜。”
  魏昭也笑道;“人尽其用。”
  看一眼屋角滴漏,徐老夫人生活规律,没到歇晌的时辰,“我去跟老夫人打一声招呼。”
  正午阳光足,她带着书香沿着夹道阴凉的地方走到积善堂。
  徐老夫人歪在贵妃榻上,丫鬟单膝跪在地上捶腿。
  看见魏昭,徐老夫人慈爱地说:“二儿媳,晌午头热,你过来做什么?”
  魏昭行礼毕,坐在塌边的绣墩上,几上摆着一碟水灵灵的葡萄,魏昭为婆母剥葡萄皮,“母亲,皇帝赏赐侯爷十个美人,侯爷一个也不留,我想把她们送到我的商铺客栈,过来跟母亲说一声。”
  徐老夫人道;“她们不是侯府的人,怎么处置是你的事情,曜儿不碰她们,自有他的道理,现在曜儿跟朝廷打仗,谁知道她们里有没有朝廷的奸细,侯府倒不差几个人吃穿用度,放在府里还要费心看着她们,送走也好。”
  “母亲答应了,我一会回去把她们送去我的商铺里。”
  从积善堂回来,魏昭吩咐备车,带着十个人出府。
  魏昭把这十个美人领到宋庭面前,一顺水青葱似的,魏昭笑着说:“宋庭哥如果喜欢那个放在屋里,你屋里没女人,再挑两个能干的手脚麻利的侍候你。”
  宋庭爽朗地大笑,“我宋庭一介草民,享受宫里的美人,怕折寿。”
  魏昭道;“送几个到客栈,剩下你留下,做衣裳架子,打个样子。”
  宋庭扫了一眼,这十个女子身材窈窕,铺子里的新式样的衣裳穿在身上,增色不少,“这个主意不错,侯爷为何不留下自己消受?”
  “皇帝送来的人,侯爷那么精明谨慎敢碰吗?”
  徐曜没说不碰她们的原因,魏昭据徐曜的性格猜测的。
  北方雨季来临,连着下几场雨,花园里的百花盛开,姹紫嫣红。
  几骑飞马冲入萱阳城,急报萱阳留守将领梁岿,萱阳城二万兵马驻守,梁岿听探报邓光济和荆州牧冯匡一共十二万兵马,是萱阳城守军的六倍。
  侯府三爷徐霈随大军去夏平关,府里男丁剩下四爷徐询,还有徐家女眷。
  大夫人赵氏脚步匆匆到东院,脚还没迈进门槛,惊慌地喊,“二弟妹,朝廷大军打过来了。”
  魏昭一掀门帘从里屋走出来,“大嫂,朝廷大军来打萱阳城了吗?”
  妯娌二人进屋,赵氏坐下,“二弟妹,梁将军派人来报朝廷十几万大军直奔萱阳而来,现在离萱阳城二三十里地了,明早就兵临城下了。”
  魏昭安慰赵氏,“大嫂,萱阳城高墙厚,城池坚固,又有常胜将军梁岿守城,易守难攻,可确保侯府和城中百姓安然无恙。”
  “我们到母亲屋里,听听消息。”赵氏道。
  妯娌俩到积善堂,四爷徐询和徐家姊妹都在老夫人屋里,赵氏问:“母亲,朝廷大军打来,我们是不是离开萱阳城。”
  徐老夫人看了她一眼,道:“朝廷大军还没到,我徐家人丢下萱阳跑了?仗还没打自己先乱了阵脚,守城的兵将和城中的百姓如果知道徐家的人跑了,动摇军心,这城池还能守住吗?如果萱阳城失守,北安州丢了,曜儿的大本营没了,前方将士军心涣散,对战局不利。”
  徐玉娇道;“母亲,我们徐家人没有怕死的,朝廷大军来,我上城头守城。”
  “老身一把老骨头,也还有点用处。”徐老夫人道。
  邓光济和荆州牧冯匡的兵马次日一早兵临萱阳城下,邓光济遣使者下战书,按照皇帝交代的先礼后兵,使者到侯府,觐见徐老夫人。
  徐老夫人在前厅接见邓光济遣来的使者,使者转达皇帝萧重的口谕,“萱阳城已经被我朝廷大军围困,皇帝御驾亲征,与燕侯在夏平关大战,萱阳城守军抵挡不住我朝廷大军,奉劝老夫人开城投降,以免死伤无辜百姓,皇上念在徐家几代为国尽忠,格外开恩,只要交出燕侯夫人,立刻撤兵,秋毫不犯。”
 
 
第162章 
  徐玉娇跟徐玉嫣从前厅后门溜进去, 躲在帷幔后偷听。
  徐老夫人朗声大笑,“交出我儿媳, 换取一家老小平安,以微小的代价保全了萱阳城和我徐家, 这个交易倒也不赔本, 可惜呀!我徐家做不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
  特使道:“老夫人, 先别急着回答, 好好想想, 一城的百姓和徐家几百口人的性命都押上?为了一个女人?何况北安州丢了,你儿子没有退路, 孤立无援, 必败无疑,老夫人什么时候想好了, 想跟我们做这笔交易, 随时可以成交, 告辞。”
  朝廷特使扬长而去。
  徐玉嫣吓得目瞪口呆,姊妹俩从后门溜出去,徐玉嫣魂不守舍, “姐,你说母亲能交出二嫂吗?”
  徐玉娇摇摇头,“不知道。”
  现在也许不会,如果城池要被攻破了, 一城百姓和徐家几百口人跟二嫂比, 二嫂的分量就轻了。
  徐玉嫣也跟徐玉娇想法一样, 越想心越慌乱,“我去告诉二嫂一声。”
  徐玉娇道;“你告诉她有什么用,别把她吓到。”
  “我知会她一声,她有个心理准备。”徐玉嫣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听不见。
  徐玉嫣跟徐玉娇分开,走进东院,书香坐在院子里,身前放着一个水盆,在刷绣鞋,徐玉嫣走过去,“你家主子呢?”
  书香站起来,擦擦手,“在后院练剑。”
  东院后院有一片竹林,竹林中间有一块空地,是徐曜早起练剑的地方,徐玉嫣走进竹林,站在空地边看,魏昭练了一套剑法,收住身形。
  朝她走过去,“玉嫣,你来多久了?”
  “我刚来,二嫂。”
  徐玉嫣看着她,神情复杂。
  徐玉嫣人单纯,情绪都写在脸上,魏昭问;“出什么事了?”
  徐玉嫣犹豫再三,还是告诉了她,“二嫂,朝廷派来使者见母亲,提出一个条件。”
  她怜悯地望着魏昭。
  “什么条件?”魏昭猜到跟自己有关。
  “交出二嫂,朝廷撤兵。”
  魏昭预感得到证实,她的梦境是真的。
  积善堂里,徐老夫人把徐家人召集到一起,“你二哥现在前方打仗,我们不能拖他后腿,我们萱阳两万兵马对十二万,徐家能参战的,加入保卫萱阳的战斗,我徐家人当奋勇当先,老身虽然年迈,还能为保卫萱阳出力,你等有功夫的披上盔甲随我上城墙。”
  徐玉娇道:“我随母亲上城墙。”
  双方兵力悬殊,连徐老夫人都要亲自上城墙守城,形势严峻,魏昭道;“母亲,朝廷撤兵的条件是把我交出去,母亲把我交出去,以免生灵涂炭,百姓遭殃,我一个人的命换全城百姓和徐家阖府的命划算。”
  “二嫂。”徐玉嫣着急地朝徐老夫人道;“母亲,不能把二嫂下,双方的状况看得一清二楚,攻城兵将占人数上绝对优势。
  突然,荆州军后方大乱,紧接着东西两翼也乱了起来,指挥守城的梁岿也发现了,后方一乱,攻城的士兵无心恋战,纷纷撤下去,梁岿看见远方迎风招展的燕军大旗,知道援军到了。
  命令打开城门,五千骑兵冲出城,荆州军四面被围,措手不及大败。
  徐曜选择从荆州军阵营打,荆州军较弱,一打就败逃,这一败退,影响西南军也跟着败退,这一退跟潮水一样,邓光济指挥不灵了。
  冯匡怕荆州军损失太大,下命撤退,这一撤退,军队顿时大乱,徐曜乘胜追击,追出去几十里,荆州军望风而逃,残余部退回荆州了,邓光济被燕军追杀,最后剩几千人,往夏平关逃走了。
  解了萱阳城的围,夏平关战事没完,徐曜着急赶回夏平关,军队不进城,在城外待命。
  徐曜骑马进城,徐老夫人婆媳女三人到城门口迎接,徐曜翻身下马,跪拜,“母亲受惊了。”
  徐老夫人上前扶起儿子,“曜儿,你离开战场,前方战事怎么样?”
  “母亲,我率军立刻赶回去,不能多耽搁。”
  “曜儿,你保重。”
  “放心,母亲。”
  徐曜朝妹妹徐玉娇道;“送母亲回府。”
  然后看着魏昭,徐曜感激母亲没有把魏昭献出去,他率领三万兵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萱阳城,他其实心里有点担心,担心母亲牺牲魏昭,换取萱阳城的平安。
  魏昭看徐曜雪白的战袍被鲜血染红,上下打量,“你没受伤吧?”
  徐曜唇角微微上扬,“没有。”
  他一马当先杀入敌阵,三万将士看见主帅冲上去,各个奋勇,以一当十,燕军勇猛,所向披靡。
  两人对视,魏昭道;“战场上小心。”
  徐曜心里滚过一股暖流,魏昭关心他。
  “我走了,阿昭,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今生我一定护你周全。
  魏昭用力点点头,“我相信!”
  徐曜上马,打马出了城门,回头看见魏昭还站在城门洞里,朝他招手。
  炎热的夏季过去,秋风送来几许清凉,夏平关传来消息,燕军打败了朝廷大军。
  萧重率领的朝廷大军连吃几场败仗,最后一次两军对阵,被燕军大败,朝廷军丢盔卸甲,被燕军一路掩杀,全军覆没。
  皇帝萧重身边最后只剩下几千亲卫,朝京城方向逃去。
  正阳街天下第一客栈小楼上,魏昭负手远眺,楼梯上传来男人沉重的脚步声,朝楼上走来,魏昭没回头,知道是宋庭上楼来。
  宋庭走到她身边,“侯爷打了胜仗,攻克京城是迟早的事,听说西南军死伤无数,就连大将军秦远被俘。”
  魏昭突然侧过头,“秦将军被俘?皇帝萧重呢?”
  “萧重逃往京城。”
  “燕军抓住秦将军会怎么样?”魏昭脸上难以掩饰的担忧。
  “不降就杀掉。”宋庭道。
  秦远不可能降。
  “我要去夏平关。”魏昭道。
  “夏平关刚经历一场大战,还有朝廷残余部,你现在去不是时候。”
  宋庭阻止,他不明白,仗打了三四个月,魏昭担心徐曜正常,担心皇帝、担心秦远,他不能理解。
  “我必须去。”
 
 
第163章 
  被俘的西南军将领被推入议事厅, 徐曜余话不多说,愿意降, 论才干可以在军中效力,不愿意降的推出去斩首。
  秦远被捆绑进来,徐曜对这个勇猛的将领印象深刻,对他倒也客气,“秦将军,你是一员猛将, 本侯甚是爱惜,希望你做一个明智的选择。”
  秦远面不改色, “忠臣不事二主, 痛快地给我一刀。”
  徐曜很惋惜, “既然这样,本侯就成全了秦将军的忠义。”
  一挥手, 燕军士兵把秦远推了出去。
  一个士兵刚想挥刀就砍,远处一团黑雾卷来, 急迫清脆的女声喊;“住手。”
  士兵的刀已经举起, 停在半空中,两匹快马,打头方才喊的女子, 后面跟着一个英武的男人, 一团黑雾到跟前, 士兵们看清楚是一匹黑马, 两匹马高大威武,
  骤然勒住缰绳,在原地转了两圈,后面一匹马上的男人声音洪亮,“这是燕侯夫人。”
  士兵们一听燕侯夫人,赶紧单膝跪地,“拜见夫人。”
  魏昭扬声道;“不许杀此人,待我去向燕侯为其求情。”
  她不放心,怕士兵擅自动手,毕竟两军对阵互有死伤,秦远勇猛异常,杀了不少燕军士兵。
  宋庭明白,留在此看守。
  议事厅门前站立徐曜的亲卫,认识夫人,不敢拦阻,魏昭进去。
  议事厅里一干将领,看见魏昭瞬间诧异,齐齐地施礼,“拜见夫人。”
  魏昭站在徐曜面前,“侯爷,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徐曜心里明镜似的,摆摆手,“你们先下去吧!”
  众将领都退下。
  厅里就剩下夫妻二人,徐曜挑眉,“你不在萱阳,来此找我什么事?”
  “你能放了秦远吗?”
  徐曜知道魏昭是来为秦远求情,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一个男人终身未娶,原因无外乎有两个,一个断袖之癖,另一个所求不得,心中的执念,他对秦远生出几分嫉妒,语气冷淡,“你管内宅之事,这是我的军务你不便插手。”
  一副公事公办,铁面无私,魏昭看偌大的议事厅剩下夫妻二人,为了救秦远舍下脸,她走过去,坐在徐曜的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唇擦过他耳畔,伏在耳边说;“你说过,你归我管。”
  温软湿糯撩拨着他,徐曜心尖颤了,手不由自主揽住她纤腰,声音微哑,“我说过吗?”
  她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咬了一下他耳垂,“你说过。”
  徐曜的嗓音暗沉,带着情欲的味道,“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你也信?”
  她胸前的柔软紧紧贴在他坚硬的胸膛,“我信。”
  魏昭从里面走出来,面色潮红,整理一下衣衫,抿了抿鬓角,走出议事厅,秦远被押在外面已经半个时辰了。
  “侯爷有命,不杀秦将军。”
  夫人的话,没人敢质疑,士兵收起手上的钢刀,退后。
  秦远狐疑地看着她,不管怎么说夫人救了自己,双手被缚,“谢夫人救命之恩。”
  “秦将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大势所趋,你白白丢掉性命,也不能改变什么。”
  对宋庭说;“我们走吧!”
  她相信徐曜能很好安排秦远。
  朝廷大军溃逃,萧重带着几千亲卫逃往京城,后有燕军追杀,萧重逃到京城外,京城城门紧闭,亲卫上前叫门,“皇帝在城外,请速开门迎驾。”
  城门依然紧闭,这时,萧节出现在城墙上,叫士兵喊话,“城门不能打开,城门打开放燕军进来,请皇上绕路过去。”
  萧重气得差点吐血三升,“畜生啊!”
  萧节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他不忍杀之,杀了萧节自己绝了后,把萧节生母打入冷宫,没想到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萧节阴狠毒辣,至父亲生死不顾,眼看燕军追来,萧重长叹一声,如今落得众叛亲离,走投无路,无处容身。
  萧节很父皇,把他生母打入冷宫,这是明着告诉世人,他失去继承皇位的可能,父皇封妃选秀女,东宫太子之位早晚旁落,趁着父皇亲征,发动宫变,救出自己生母,掌握京城的兵权。
  皇帝已如丧家之犬,后有追兵,只好绕过京城,西南信王府不能回了,徐曜必然到西南追杀他,朝东南沿海方向去了。
  燕军主力从夏平关发兵,直取京城。
  一场秋雨一场寒,几片梧桐叶落在窗台上,窗外梧桐树泛黄,两个婆子在扫院子里落叶,刚扫干净,一阵秋风刮过,又飘落一地。
  京城传来捷报,燕军攻下京师,徐曜准备登基,派章言回萱阳城接徐家人进京。
  徐老夫人通知各房人三日后动身上京。
  天下第一客栈开张后,桂嬷嬷在客栈里帮忙,这日回侯府,听到阖府入京的消息,欢喜地回东院,走去上房,上房很静,桂嬷嬷进门,看见桌上放着几匹料子,魏昭正看衣料,问;“奴婢听说府里各房忙着收拾东西,夫人东西收拾好了?”
  “嬷嬷,我不去京城。”魏昭没抬头。
  桂嬷嬷愣住,“夫人不想去京城?侯府里的人都走了,夫人一个人留在这里?”
  魏昭没回答,等于默认。
  桂嬷嬷急了,“夫人说的什么傻话,侯爷要当皇帝了,夫人留在萱阳城算怎么回事?”
  “侯爷当了皇帝,三宫六院,还能缺女人,本来我也没打算嫁人,留在萱阳侯府不是挺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夫人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住在侯府?不能这样过一辈子。”
  “嬷嬷,我不去京城,侯爷想来也不至于把我软禁,我还有行动自由。”
  徐曜登基称帝,后宫三千粉黛,过几年就把自己忘了,她可以离开侯府,去想去的地方。
  积善堂里,出出进进丫鬟仆妇喜笑颜开,徐老夫人屋里箱笼开着,几个贴身丫鬟正收拾东西。
  秋菊一出门看见魏昭,打起帘子,“二夫人来了。”
  丫鬟仆妇看见她,纷纷行礼,二夫人很快成了一国之母,全天下除了太后,
  皇后是最尊贵的女人。
  徐老夫人朝她招手,“二儿媳,我收拾衣物找出压箱底的好东西给你,想派人去叫你,可巧你来了。”
  徐老夫人是难得的好婆婆,魏昭有点舍不得,难以启齿,却不能不说,“母亲,儿媳有话跟您老人家说。”
  徐老夫人看她一脸严肃,“儿媳,咱婆媳俩相处跟亲母女一样,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母亲,我不想去京城。”
  “你说什么,不想去京城?”徐老夫人重复一句,以为自己耳背听错了。
  “是,儿媳想留在侯府。”
  “二儿媳,你病了?说胡话?”
  “母亲,儿媳没病,自古帝王后宫女人无数,勾心斗角,儿媳不想过那样日子,宁愿留在侯府,清净自在。”
  徐老夫人明白她的意思,劝道;“儿媳,曜儿对你有感情,你是曜儿的结发妻,曜儿有情有义,接你进宫封为皇后,待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母亲,儿媳从未想过当皇后。”
  “儿媳,你不去,可要想好了,你还年轻,一个人守在侯府里,以后几十年,太孤苦了。”
  徐老夫人甚为惋惜,她喜欢这个儿媳的。
  章言跟着萱草,脚步匆匆朝二门走来,魏昭等在二门里,章言走到近前, “夫人唤章言有事吗?”
  魏昭从腰间取下玉佩,递给章言,“烦劳章先生把这块玉佩交给侯爷,替我捎去一句话,侯爷以后把这块玉佩给皇后。”
  章言惊诧地看着她,没敢交出去,二嫂是二哥的妻子,是我们徐家人。”
  四爷徐询也道;“母亲,一家人生死在一起。”
  徐老夫人看个母亲,曜儿出征前,再三嘱咐我,让我照顾你,不能出一点差池,你也知道你在曜儿心里的重要,我徐家是不会把你交出去的。”
  魏昭低头,为自己连累全城的百姓和徐家人,即便徐家人不交人,她又怎能心安理得眼看着残酷的战争,因自己而起。
  徐老夫人像是明白她的心思,“孩子,我知道你心善,怕连累我们,但是孩子你想过没有,你如果在他们手里,他们拿你做人质,要挟曜儿,曜儿不是左右为难,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关系到整个战局,燕军的胜败。”
  朝廷大军围城,守卫萱阳城的梁岿派人往夏平关送信。
  徐曜接到萱阳守将梁岿简短的书信,看了一遍,萧重攻打萱阳,冲着魏昭来的,心底冷笑。
  召集谋士众将领商议,汤向臣先说道;“侯爷,现在是两军交战关键时刻,胜负在此一战,如果我们回师救援萱阳,燕军后撤,朝廷军队随后追杀,造成军队混乱,后果不可收拾,依我之间,侯爷立刻修书一封给梁将军,死守城池,同时命令灵武县驻扎的一万军队和驿山五千兵马增援萱阳。”
  周翼、许渭等众将领都说;“侯爷,现在不能撤兵,几十万兵马撤兵,后有朝廷大军追着打,乱了阵脚,局面无法掌控。”
  徐曜靠在椅子里,心头浮现前世寒城地下暗室内找到魏昭时的惨烈,今生他再也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大家都望着徐曜,良久,徐曜道;“我带三万兵马解救萱阳之围,你等在夏平关,不出战,等我回来。”
  两军阵前主帅走了,这个仗没法打了,众人要提反对意见,徐曜抬手,“就这么定了。”
  章言道;“侯爷带三万人马太少了,邓光济和荆州兵马十几万。”
  “朝廷重兵压境,夏平关是主战场,不能抽调太多兵马,萱阳城开战,荆州牧冯匡跟朝廷不是一个心眼,冯匡想要保存实力,不能跟咱们硬拼,灵武县驻军
  和驿山的军队从东西两侧打,萱阳之围能解。”
  燕侯已经决定,大家按军令行事。
  萱阳城下,冯匡一声令下,荆州军和西南军开始攻城,连攻了五日,都被梁岿打退。
  徐老夫人身穿铠甲矗立在城头,徐玉娇和魏昭银盔银甲站在徐老夫人一左一右,徐玉娇搭弓射箭,对准冲上城墙的士兵,百发百中。
  朝廷大军汹涌上来,架着云梯发起又一次攻城,徐老夫人和魏昭都看出来了,梁岿守城很艰难,守城兵将死伤不少。
  魏昭居高临
 
版权所有:华众娱乐注册,华众娱乐登录 官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