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众娱乐注册官网

迈步下了马车,一步步走上台阶,脚步沉

接,“夫人这是何意?”
  魏昭从衣袖里又取出一封书信,“这封信交给侯爷。”
  书信连同玉佩一起递给章言,章言接过,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魏昭转身往回走。
  深秋萧瑟,一股冷风刮过,卷起几片枯萎的落叶,魏昭紧了紧衣领,快步朝前走去。
 
 
第164章 
  侯府的人聚集在前院, 前院停着十几辆马车, 转瞬主子奴仆纷纷上车, 大夫人赵氏拉着魏昭的手,“弟妹,你一个人多保重,有事往京城捎个信。”
  “放心吧, 大嫂,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魏昭送行, 依依惜别。
  徐玉嫣跑过来,红着眼睛, “二嫂,我们都走了, 剩下你一个人,你不怕吗?”
  “玉嫣,没嫁入侯府时,我一直是一个人住在乡下, 有什么好怕的。”
  章言走过来, “夫人,关山带着侍卫留下保护夫人。”
  与其说保护,防止她逃走。
  那厢招呼上车, 赵氏跟徐玉嫣跟魏昭告别,朝马车走去。
  徐家人都上了车马, 侯府大门敞开, 不消片刻, 喧嚣的侯府一下子肃静下来。
  两个老仆把厚重的府门缓缓合上,徐家留下少数看家仆人,其余都跟着进京。
  阖府除了东院住着魏昭主仆,其它院子空着,为了安全起见,其余院落的门都锁了,魏昭命把角门锁上,出入走大门。
  东院的丫鬟仆妇魏昭让她们跟去京城了,剩下书香、萱草,桂嬷嬷不放心魏昭跟两个丫鬟住在空旷的侯府,留在府里,没去客栈。
  魏昭带着书香和萱草在侯府里闲步,萱草很兴奋,“夫人,整个侯府以后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刚下了一场秋雨,青砖墙湿漉漉透着寒凉,魏昭恍然想起这样的天气徐曜跟她从积善堂回来,总是把她裹在怀里,心底有一丝留恋,怅然地吸了一口凉凉的空气。
  “夫人,我们回去吧!该吃晚膳了。”
  厨房一个媳妇和一个婆子提着食盒往东院而来,书香和萱草接过提盒,婆子说;“厨房里的人都跟着上京去了,留下我们这几个人侍候夫人。”
  魏昭从里屋走出来,“我耽误你们前程了。”
  婆子赶紧摆手说;“不,奴婢没那个意思,奴婢家人都在这里,奴婢主动提出留下的。”
  那个媳妇长得喜兴,未语先笑,“管事的问大家有愿意留下的,我们几个都是不愿意跟去京城,现在府里的主子只有夫人,厨房的活比原来清闲了,月例一文不少,我们乐意着呢!”
  两个仆妇提着食盒走了。
  魏昭走到桌边坐下,拿起银箸尝了几口菜肴,“不如原来的厨娘做的,色香味差了不少。”
  放下银箸,“我们出去吃。”
  “夫人,我们能出门吗?”书香性格不像萱草冲动,谨慎小心。
  “我留在侯府,侯爷又没软禁我,我难道连门都不能出了。”
  转念,徐家人刚走,行事还是低调点,双手按在桌面,“我们翻墙出去。”
  透着支摘窗望一眼高墙,“书香留下看家,好吃的给你和嬷嬷带回来。”
  换上男装,萱草把梯子架在墙上,两人踩着梯子爬上墙头,倒吊在墙外,跳了下去。
  正阳街街道两旁的店铺刚亮灯,酒楼饭馆开始上来客人,灯光明亮,熙熙攘攘一派热闹。
  魏昭徜徉在灯火通明的繁华街市,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跟徐曜相处时日短,没有很深的感情,些微落寞,没有不舍。
  在酒楼里吃完饭,点了几样菜肴,酒楼伙计把菜肴装进三层食盒里,萱草提着给桂嬷嬷和书香带回去。
  两人站在侯府高耸的青砖墙下犯了难,出来容易,进去难,院墙高,没有借力,轻功极好才能攀爬上去,魏昭目测翻不过去,而且萱草还提着食盒。
  魏昭果断地说;“走府门。”
  萱草看看左右,“从大门走,不是被发现了吗?”
  “发现就发现,侍卫拦住我出府,还能拦住我回府。”
  萱草拍了下额头,“是呀!夫人回府,他们还敢拦着吗?”
  两人大摇大摆地叫开侯府正门,关山听见动静,从门房里出来,看见夫人同丫鬟从外面进来,瞬间愣了一下,疑惑地问:“夫人何时出府了?末将怎么不知道?”
  “跳墙出去的。”
  魏昭若无其事地说。
  “夫人…….”
  关山不知该说什么,责问夫人为何跳墙出去,他自认没那个资格。
  “怎么,侯爷交代你把我软禁,不让出去?”
  关山急忙道:“没有,侯爷没有交代末将软禁夫人,打死末将也不该软禁夫人。”
  “没有就好。”
  关山朝萱草手里提着的食盒看,魏昭解释说;“厨房做的菜肴不合口,我出去下馆子了。”
  “以后那顿饭菜不合夫人口味,吩咐末将一声,末将派人到酒楼叫酒菜。”
  “好,关将军。”
  魏昭跟萱草回内宅去了。
  快走到东院,看见书香在院门口张望,看见她们,小声道:“夫人总算回来了,奴婢惦记夫人跟萱草跳墙进来,梯子还放在院墙下,奴婢怕有人看见。”
  三个人走进垂花门,魏昭看下处桂嬷嬷房中亮着灯,“把嬷嬷叫来,给你们带回菜肴,趁热吃。”
  立冬日,京城皇宫揽月楼,今夜没有月亮,徐曜望着深邃的夜空,雪花飘飘扬扬,他把手里的信收入衣袖里,魏昭写给他的信,反复看了许多遍。
  拿出玉佩,放在掌心里,玉佩微凉,纠缠两世,魏昭最终还是把玉佩还给了他,魏昭信里说,她留在萱阳侯府,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答应他一辈子不离开侯府,她宁愿选择一个人孤独终老,而拒绝做他的皇后。
  夺了天下,走到人生巅峰,又能怎样,最想得到的永远得不到,推迟登基大典,他还等待着。
  高处不胜寒,宫殿夜里冷清孤寂。
  “皇上,夜深了,该歇了。”
  留白同情侯爷,只有几个跟随侯爷的小厮知道侯爷为何不开心。
  立冬日起,北地进入一年中寒冷季节,魏昭坐在炕上,炕桌摆着一个铜火锅,
  吃火锅大家围坐人多热闹,一个人吃没有意思,魏昭叫萱草和书香一起上桌吃。
  本来想出府到天下第一客栈跟宋庭、兴伯他们一起过立冬,转念一想太招摇了,怕徐曜知道不满,限制她的自由,于是在府里吃锅子,热气腾腾,魏昭喜欢这个氛围。
  新鲜的羊肉、牛肉切成薄片,汤滚开下肉片,调汁是从酒楼要的,府里厨房调不出这个味道。
  三个人胃口大开,吃得冒汗了。
  外院的一个仆妇带着章言朝东院走来,章言脚步匆匆,也没预先通报,走到门口,才停住脚步,仆妇进屋,“夫人,章先生求见,有急事见夫人,等在门外。”
  魏昭刚夹了一根蔬菜,“请章先生进来。”
  章言急匆匆走入,进门咕咚一声跪倒,“拜见夫人。”
  章言行为反常,魏昭颇为意外,“章先生,出什么事了?”
  章言带着哭腔,沉痛地道:“夫人,侯爷暴毙了。”
  银箸夹的菜掉在锅里,魏昭瞪大双眼,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侯爷怎么突然暴毙?”
  章言站起来,红了眼圈,“侯爷在攻打京城时,身先士卒,身上中箭,箭伤发作…….”
  半天,魏昭醒过神来,半信半疑,此事太突然蹊跷了,徐曜在登基前暴毙。
  章言热泪滚滚,“夫人,侯爷生前最在乎的人是夫人,请夫人明日随我进京。”
  “我们连夜走。”魏昭果断地道。
  她对此事存疑,进京看个究竟,如果徐曜真死了,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她晃晃头,不会。
  一行车马在关城门前出了城,魏昭坐在马车里,寂静的夜,寒风吹打车窗棂,对面书香和萱草歪着睡着了,她怎么也睡不着,嫁给徐曜一年,相守的时日不多,点点滴滴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徐曜对她宠溺包容,她不去京城,把玉佩还给他,
  希望他做一个好皇帝,有一个相爱的皇后。  珠动了动,猛地站起来,屈膝要拜,魏昭扶住她,“王姐姐,你有身子,免礼。”
  王香兰仿佛看见一线希望,哀求地眼神望着她,“皇后娘娘,能不能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再赐死我,我死而无怨。”
  改朝换代,前朝有孕的妃子不能留。
  魏昭打量半天她的身形,她隆起的腹部,衣衫遮不住了,问;“胎儿四五个月了?”
  王香兰紧张地答道:“五个月。”
  魏昭走到她身侧,伸手摸她腹部,王香兰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魏昭放下手,“我尽力。”
  她朝外走去,身后咕咚一声,王香兰双膝跪地,叩头不止,“谢皇后娘娘。”
  走出冷宫,吩咐看守的太监,“好好侍候她。”
  “是,皇后娘娘。”太监陪着小心道。
  回到昭阳殿,殿里已经掌灯,书香迎出来,“皇后娘娘,皇上等您用晚膳。”
  “去哪里了?”
  徐曜坐在榻上翻看她的书籍,笑容像暖黄的灯光。
  魏昭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我去冷宫看王香兰。”
  王香兰这个名字徐曜想不起,魏昭补充一句,“萧重的妃子。”
  徐曜想起来,“那个怀了身孕的妃子。”
  “曜郎,你要杀了她吗?”
  徐曜揽过她,低柔地声音解释道:“阿昭,我知道你心软,不忍心看她死,你知道不能留。”
  事情多他太忙,没来得及处置前朝废帝的妃嫔。
  “曜郎,我知道一代君主不能有妇人之仁,我方才看了,她怀的是女婴,能否放过她,还有安平公主,一个女孩子,你留她一条命。”
  “阿昭,我答应你。”
  魏昭提出什么,徐曜全部答应。
  一个太监跑进殿,“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太液池边有一个宫女要投水自尽。”
  魏昭脑中灵光一闪,萧节的侍女玉屏。
  “这种事情也来找朕?”徐曜脸沉下来。
  “皇上,这个宫女的身份特殊,不是普通的宫女,她曾经侍候过废帝之子萧节,已经有了身孕。”太监急急地说。
  徐曜跟魏昭来到太液池边,天光暗下来,魏昭还是认出被几个太监扯住的宫女就是玉屏。
  皇宫大内总管冯堂走过来,“皇上,这个宫女叫玉屏,有三个月的身孕,奴才问了,她腹中的胎儿是前废帝之子萧节的,方才她要投湖,被经过的太监救下。”
  “放开她!”
  徐曜神情淡漠,冷冷地道。
  几个太监松开手。
  没了钳制的玉屏缓缓地朝太液池走去,一步步走入水里,玉屏前世产下男婴,看着一个怀有身孕的女子一点点被水淹没,还是自己熟悉的人,魏昭的心脏收紧。
  徐曜发现她手抖,把她揽入怀里,搂着她掉头往回走,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阿昭,我必须这样做,你理解我。”
  魏昭低到几乎听不清地嗯了声,胜者王侯败者寇,如果徐曜败了,萧重或是萧节会毫不手软地把徐家老少斩尽杀绝。
  斩草除根,帝位之争就是这样残酷血腥。
  三个月后,东南沿海,一个面相威严的男子带着十几个随行,站在海边,望着涛涛海水着急,其中一人道;“皇上,没有船只。”
  追兵马上就到了。
  衣衫狼狈,被称做皇帝的男子长叹一声,“天绝我萧重。”
  突然,其中一个人手指着茫茫海面,“皇上看,有一条船。”
  海面上一艘大船慢慢靠近岸边,船头上站着一个高大威武的男子,萧重走投无路只好放下身段,“船家,能捎我们出海吗?”
  “上来吧!”男子淡定的语气,也没问这伙人是干什么的,意欲何往。
  萧重等人大喜过望,急忙登船,大船启动,朝着深海驶去,一炷□□夫,追兵赶到,海面上大船只能看见一个黑点。
  萧重自此漂泊海外,在海外建立一个新国家,后世子孙世代繁衍生根,没有归故国。
  一入冬,魏昭的手脚冰凉,徐曜每晚为她搓脚,两只白生生的脚热乎了,徐曜躺下,随意地问;“最近没看见宋庭?”
  魏昭媚笑,滚入他怀里,“出海了。”
  “出海去什么地方了?”
  “你不是不喜欢宋庭吗?你怎么关心起他来了?”
  隔着寝衣,徐曜把温热的大手盖在她臀上,冬季天寒,魏昭的手足臀冰凉,“我不关心宋庭,关心你。我命人在御花园浇了一块冰地,做了个拖拖床,明日下朝我带你看冰拖床。”
  第二天,徐曜一下朝,看见魏昭带着书香和萱草在大殿门口等他,魏昭看见他就问;“冰拖床呢?在哪里?”
  他牵着她的手,“现在带你去。”
  “冰拖床很大吗?”
  不大也不能形容成床。
  “几个人躺在上面都行。”
  魏昭雀跃,“一定比冰爬犁过瘾。”
  “我试了,保证比冰爬犁速度还快。”
  宫里的太监宫女站在冰河边看热闹,皇帝拉着皇后在冰面嬉戏,笑声不断。
  一年后
  毓秀山底下,徐曜牵着魏昭的手朝山上走,拾级而上,四周潺潺流水声,鸟语花香,春风送暖,徐曜似不经意地问:“阿昭,你在我棺椁前自尽是假,对吗?”
  “逼你出来是真。”
  徐曜回头看她,瓷白的小脸,红唇微翘,墨玉一般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一丝狡黠。
  “我还是没忍住出来了。”
  他当时不太相信魏昭自尽,可是他不敢赌,哪怕有丁点的可能,他都不敢冒这个险。
  “曜郎,我如果不留下,离开皇宫,你怎么办?”
  “你到哪里,我便跟到哪里?”
  魏昭快走几步,走到他前面,望着他,他的眼睛告诉自己,他是认真的。
  “你走了,江山社稷怎么办?对你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吗?”
  徐曜抓住的小手,柔若无骨,“阿昭,对我来说重要的东西很多,我都可以放弃,不能放弃的是你,最重要的是你。”
  “曜郎,你确定你说的话?”
  “阿昭,我用两世来确定。”
  “曜郎,我们成亲两年了,如果我不生孩子怎么办?”
  徐曜用力捏了一下她纤白的指,“不是还有三弟、四弟吗?把他们的孩子抱进宫养。”
  魏昭站住,徐曜上了一级台阶,停住脚步,回头看她,“累了吗?”
  “曜郎,我有了。”
  魏昭扬起小脸,笑容明媚灿烂。
  “有了不早说。”
  徐曜走下两级台阶,蹲下,“上来,阿昭,我背你。”
  魏昭趴上他的背,他的背部宽阔舒适。
  徐曜背着她,一大步跃上两三级台阶,“阿昭,以后我们的孩子叫烨。”
  “好,曜郎。”
  魏昭噙着笑和泪答道。
  前世他们的孩子叫烨,徐曜到死只见过画像。
  上到山顶,徐曜没有把她放下来,“阿昭,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我把肩上的担子交给他,我们住在这里。”
  两人相依相伴,不再孤独,
  五个月后,皇宫御花园
  徐玉嫣出嫁后,经常回宫,皇兄朝事忙,召她入宫,陪皇嫂,老远看见一群人在一块空地鼓捣,身边宫女说;“公主,好像是皇帝和皇后。”
  徐玉嫣走过去,看见皇兄蹲在地上,挖了个坑,留白抱来柴禾,魏昭指挥徐曜把红薯放进坑里,埋在土里,柴禾架在土炕上,徐玉嫣纳闷地问:“皇兄在做什么?”
  徐曜叫莫雨点燃柴禾,“你嫂子想吃烤红薯。”
  徐玉嫣觉得奇怪,问;“这样烤红薯?我从来没见过。”
  魏昭道;“小时候宋庭哥经常这样烤红薯给我吃。”
  徐曜站起来,对魏昭说:“我们回宫等着,你站半天了,别累着。”
  魏昭六个月的身孕,四肢纤细,腹部像扣着盆。
  徐玉嫣跟着他们回昭阳殿,魏昭和徐曜坐在榻上,徐曜自然地把她的腿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揉捏。
  徐玉嫣羡慕地看了半天,“皇嫂,我皇兄对你真好。”
  “你的驸马对你不好吗?不好我收拾他。”徐曜故意板脸道。
  “章言对我很好。”徐玉嫣一脸娇羞。
  留白小跑着从外面进殿,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皇上、皇后,红薯烤好了。”
  端到徐曜和魏昭面前,魏昭刚想拿,徐曜拦住,“仔细烫手。”
  他拿起一个红薯,红薯皮还热烫,他仔细地把红薯剥了皮,魏昭等不及接过,咬了一口,徐曜急忙道;“慢点,烫了嘴。”
  魏昭一口下去烫了舌尖,丝丝抽气,徐曜紧张地问;“烫到了?”
  魏昭用手扇了扇,“没事。”
  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徐曜看她吃得急,“慢点,别噎着。”
  徐玉嫣过来看看,伸手拿了一个红薯,剥皮后,咬了一口,“又甜又香,果然这办法烤出来的红薯好吃。”
  徐曜凑近,在魏昭手里的红薯上咬了一口,“是挺好吃。”
  魏昭怀孕后,竟想稀奇古怪的东西吃,只要是她想吃的,他上天入地也寻来给她吃。
  朝事繁忙,徐曜脱不开身,魏昭快生产了,请母亲徐太后陪着魏昭,这日,他刚下朝,慈宁宫里的一个太监匆匆跑来,“皇上,皇后要生了。”
  徐曜一听,当即慌了,撒腿往昭阳殿跑,身后一群太监亲卫跟着跑,太监抬着步辇跟在后面跑。
  徐曜跑到昭阳殿门口,猛然殿里面传来一声洪亮的哭声,他直接冲进寝殿,稳婆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殿里所有人跪倒,“恭喜皇上。”
  太
  五日后,魏昭乘坐的马车进了京城,直奔皇宫。
  天空一片墨黑,北风冷冽,巍峨高耸的宫墙给人阴森的感觉,魏昭撩起车窗帘,马车驶入宫门,殿宇重重,恍惚很熟悉的感觉。
  车驾停在乾清宫前,魏昭重,步入
  乾清宫,宫殿里挂着白色帷幔,所有人都是一身孝服。
  梓宫停放在大殿中央,不知从哪里吹过一股寒风,白幔飘飘荡荡。
  魏昭缓步走着,突然,许多前世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走到梓宫旁跪下,手扶着棺椁,前尘往事如烟,脑海里前世今生交替出现,重重叠叠。
  两世两个人都没有过到头,两世都惨淡收场。
  厚重的棺椁冰冷,前世徐曜在云霞观孤独凄凉住了五十年,此刻徐曜又躺在里面,孤寂寒冷,她心痛得不能自已,意识恍惚。
  他离开了,余生她如何心安,抽出防身的短刀,握住,“徐曜,来世我们千万别相遇,相遇各走各的路,你做你的皇帝,三宫六院,我嫁个爱我的男人,一生相守,只有彼此。”
 
 
第165章 
  魏昭举起短刀, 对准胸口,刚要落下, 一股劲风袭来, 桌上的蜡烛瞬间熄灭了,同时魏昭手里的刀子落地,一道白光闪到跟前, 紧紧拥住她,“小傻瓜, 我没离开,你怎么能先走?”
  他捧着她的脸, 有些慌乱地亲着她的脸、眼睛、鼻子、额头,“我为何就不能是那个人?”
  魏昭含泪, 喃喃地说:“我不想做皇后。”
  徐曜轻柔地抚着她的秀发, “阿昭,你做我的妻。”
  皇宫里一个偏僻的宫殿,关着前朝的妃子, 魏昭走到宫门前,宫门上一把大锁,一个太监慌忙跑来,跪倒在她面前, “奴才拜见皇后娘娘。”
  “门打开。”魏昭道。
  “是, 皇后娘娘。”
  太监急忙爬起来, 拿出钥匙, 开了门上的锁, 陈旧的宫门吱呀呀打开。
  魏昭走进去,日已偏西,宫殿里光线昏暗,透过门外射进来的一束光,魏昭看见一个穿着宽大衣衫的年轻女子坐在窗下椅子里,呆呆出神。
  方才开门的太监尖利刺耳的声音喊:“王香兰,你还不快叩拜皇后娘娘。”
  王香兰眼
 
版权所有:华众娱乐注册,华众娱乐登录 官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